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钟山》2021年第3期|王峰:风里有些小道消息(诗二十首)
来源:《钟山》2021年第2期 | 王峰   2021年06月02日08:34

小编说:

身为飞行员,诗人王峰拥有不一样的天空经验,在他的笔下,天空不仅是仰望和想象的对象,更是日常生活的体现。他赋予了最日常的词语奇妙的活力,这些词语带着翅膀,排列组合造就了非他莫属的天上人间胜景。

风里有些小道消息(诗二十首)

王峰

风说

风里有些小道消息

没有誓言

有时候会跳下悬崖

打劫一只无辜的鸟

 

空中我也经常会被

推来搡去

搜遍全身

风当然是一无所获

 

风能够上天入地

盗引灵霄宝殿的锣音

沉入井底荡起

一圈圈美妙的细纹

 

我更喜欢风说的苍茫

在碑石弥漫的旷野中

富人不富

穷人不穷

 

大山里的河流

大山里的河流

它们拒绝照耀

 

从流水到流水

它们不需有自己的名字

 

鱼眼里的天空

天空眼里的鱼

 

彼此看得见,彼此说不清

 

大山里的河流

你要流淌,你不自由

 

正如此刻飞行的我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你在苍茫中走着

眼下披着大雪的燕山

低头走着

 

它锁住流水

它囚禁迷雾

 

而自身却被季节所困

 

你绷紧你多骨的脊背

扛起冻僵在大海里的每一根檩木

 

你在苍茫中走着走着

 

你的清气如诗歌

你的嗓音像山火

 

黑黑的小手

哦葡萄

你黑黑的小手

 

紧紧扒住二楼的窗棂

像被岁月锈住的牵挂

 

我在远方

想到了你

 

你扒在窗口

照看着我的妈妈

 

哦葡萄

你黑黑的小手

 

云上的夜晚

有些时候

我的夜晚是在云上度过的

 

寂静深邃

像坐在一眼井里

 

井口有群星闪烁

井底有灯火隐约

 

而我不喜欢怅惘

 

只希望和井水一样

能够自我澄清一下

 

途中

这是崭新的一天

昨天的我们已经彻底走远了

 

天空茫然地望着天空

仿若也不认识自己一样

 

昨天你可能喝了酒,骂了人

或许还迷离了一段春梦

 

但这些声音与视线——

都统统罩蔽在子夜的黑门之外

 

昨天的我们退逝无痕。而在

途中挺着脖子的你依然豪迈

 

像冷风中一棵被烧焦的刺槐

 

午后云上

舷窗外没有

谷粒没有花朵

 

天空不晃动

云亩封耕

 

在我的身体里

藏有日晷的影子

 

短的是欢喜

长的是忧伤

 

钩儿

黄昏:风收走了

尽数的云彩

 

西天交出一弯细月

孤单的钩儿

 

像镰刀,像小船

各有各的比喻

 

而我只想到故乡

——

黄昏:妈妈收走

晒干的我的衣裳

 

海岛

你是海岛:你孤独

像我一个人坐在夜里

 

你深陷海水

仿如被生活缠绕的忧伤

 

你和我一样都不会离别:

 

只会预留一小片沙滩

缓冲各种情感的绝望

 

最高贵的孤独

天空没有依靠

也没有陈述

 

压低蓝帽子

一个人坐在宇宙

 

寂寞难耐

会释放一场豪雨

 

决不让眼泪落单

 

十千米高空

羽毛都具神迹

 

飞技熟稔,沿序

没有网,也没有枪

 

日头和月亮

伟大到一言不发

 

我划一艘铁皮船

探云——

 

俯瞰靛蓝的大海

沉睡的雪山

 

捡拾地球

最高贵的孤独

 

云很淡

云很淡,不是云一样

像老者的一缕胡须

 

也好似微风中一朵

回头的浪花

 

我也很淡

慢慢压着坡度盘旋

 

让均匀的下滑弧线

——

在干净的跑道上

落下最轻盈的一笔

 

一束光指给我看

没有一朵云的净空。阳光正好

我凭窗独饮蔚蓝

 

一束来自天外的光,身着透明夹克

穿过我深色的银镜片

 

它喜欢被攫住。它折叠,它弯曲

像腻在妈妈怀里的皮孩子

 

蓦然:恍若走进某世纪的一个梦境

这束光指给我看——

 

远山连着远山,没有一户炊烟

 

败走的海水

败走的海水,撕碎

自己复印的遗言

 

吞咽咆哮。浑厚,低沉

顺次的海湾像滚动的车轮

——

不怕!无畏的海水

你掌控着全世界的盐

 

无论你在哪里流浪

都能体味到故土的咸涩

 

生活

天这么冷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

还要出门

 

无意间

我抬头看到一只鸟

它土色瘦小

用力在风中拍翅膀

 

它每拍一下

我就觉着脖子里

钻进

一股冰凉的风

 

哦小鸟

你另有别事

我无所事事

可是生活

让你我一样压力重重

 

稳定性

一个寒冬的清晨

我站在山岙

 

看到光的波浪

倾泻而下——

 

沿着天空的海岸

小树看到了

斑鸠也看到了

 

金色的希望涌来

泥土里被黑暗

和潮湿抱紧的虫子

 

稳定性:

像腐叶散发的香气

 

石头

每一块石头在山里

都有它的位置

 

它们之间没有话题

它们沉默

 

它们不屑暴雨的激辩

也不附庸轻佻的小风

 

它们有自己的黑暗

也有自己的明亮

 

——

它们无心

不会被一朵桃花搬动

 

没有被写出的

我确实知道:在云隙间

或者亡草之下

 

还有很多没有被写出的

 

譬如未来得及落下的雨

倒春寒中早夭的花

 

它们错过了流淌

它们错过了盛放

 

就像我们也曾经错过的

再无办法偿还的爱——

 

一层层黄沙,一辈辈的人

他们深埋泥土而浩若繁星

 

心境一种

环形的山谷蓄满

蒸腾的白雾

 

像大山端着一碗

刚出锅的头酒

 

望着天空,它不喝

它只是端着——

 

仿若一个长情的人

在思索或者告慰

 

稻田里的小鱼

黑脊背的小鱼轻咬

稻姑娘白皙的脚踝

 

每隔几秒钟,就一次

像少年爱情

 

它们枕着飘香的梯田

阅读漫天星光

 

——

一年一季,同生共死

 

网是绳子的陷阱

 

鸟,鱼或者小兽

 

只能通过半个身子

包括爱情

 

天空不结网

也不留出口

 

作者简介:王峰,1973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天际线》。此为首次在本刊发表作品。

pt老虎机-pt老虎机网站-pt老虎机手机客户端-推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