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小说《江河红颜》:一段兄弟传奇,穿行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  2021年06月01日08:56
关键词:《江河红颜》

1948年末,沈阳北市场民警、地下党霍春江迎接沈阳解放之际,及时粉碎敌特破坏邮政大楼案。然而霍春江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亲弟弟国民党207师少尉霍春河可能是杀害地下党员的嫌疑人。混乱之中,霍春河逃离沈阳。朝鲜战争爆发后兄弟俩先后投入战争,成为志愿军战士。而阴差阳错间,哥哥霍春江曾经的恋人在战场上与弟弟霍春河产生了感情。在风云际会的大时代里,兄弟俩用四十年的时间,悲凉又温暖地演绎了一个宽恕与救赎的故事……

近日,郝洪军长篇小说《江河红颜》由沈阳出版社正式出版。借新书出版之机,郝洪军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郝洪军是资深媒体人,当年因出版的《球事儿》和《中国足球窝案》成为畅销书而被广大读者所知晓。在郝洪军看来,体育是和平年代的战争,输赢胜负,荣辱沉浮,一场比赛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于是他将赛场上的风云写进《球事儿》中。随着阅历的增加,郝洪军开始尝试转型,因为喜欢研究历史,又是谍战迷,郝洪军便开始酝酿家国情怀谍战类题材作品。

“《江河红颜》的故事从1948年11月初沈阳解放写起,到1988年底结束。这四十年风云诡谲,希望、苦难、阵痛、迷惘掺揉在一起发酵,这样生态环境,是对人性的考验。我有追溯这段历史的冲动。”郝洪军接受采访时说,《江河红颜》的创作源于对历史的敬畏,“是谁生活在那样的大时代里?我自然想到了我的父辈们。他们就是在那个年代走来的。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津津乐道于自己的父亲兄弟四人,爷爷有12个孙子,7个孙女。他们年轻时经历风云际会的大时代,有激情,有卑微,有执着,有迷惘,也有浓烈的家国情怀,他们是值得铭记的一代人。见证了一个城市的历史,也见证了一个国家的历史,而历史如同一面镜子,每个人都无法回避。”

《江河红颜》的故事跨越整整四十年。郝洪军说在创作时,主要靠人物命运来搭建故事。在时间的长河里,不能展示人物性格命运年代会被按“快进键”。“弟弟霍春河心高气傲又敏感多疑,在朝鲜战争结束后,他不甘于只是被分配到机床厂做保卫处干事,自觉怀才不遇,自卑又敏感的性格导致兄弟间矛盾重生。在偶然被提升至公安分局后,又与女教师谭菊菊发生私情。岂料‘文革’期间,反被谭菊菊揭发历史问题,最后在劳改农场自杀。哥哥霍春江则有着长子担当、信仰坚定,但在沈阳解放的关键时刻,受亲情羁绊,他若无其事地放走弟弟。于是,四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活在阴影之中。更虐情的是,活在阴影里的霍老大,还要面对自己当初暗恋的女兵嫁给了二弟。”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穿行了半个多世纪悲欢离合的人间故事,动荡年代的兄弟传奇,亲情与信仰冲突使一切变得诡谲。郝洪军说自己更关注的是个人被时代左右的命运,以及由此带来的情感变异、精神的成长或变坏。“这部小说更像一部家庭围观史,有体温,有血泪,有信仰和茫然,也有苦难与恐惧,但它的主线是宽恕。宽恕不是忘却,而是铭记过去,要我们抛开历史偏见,去感受那在苦难重压下人的尊严。”

郝洪军的创作里始终在追求一种温暖,他认为这种温暖来源于宽恕。“在众多家国题材的作品里,我很喜欢《父母爱情》这部电视剧,该剧不仅剧本棒,演员演技精湛,更重要的是始终洋溢着一种温暖。这是我看重的。在《江河红颜》里,有苦难、血腥、迷惘,但最终宽恕带来的温暖抚平了这个家族的伤口。”

除了霍春江、霍春河这两兄弟,郝洪军还刻画了许多生动的小人物。“我比较喜欢小说里两个小人物,一个是冯储卫,一个是秦松。冯储卫是旧警察,曾是霍老大的兄弟。他恶习难改,1949年之后还一度作恶多端,被霍家老三打断了腿,但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渡尽劫波后重新融入霍家的生活之中。至于秦松,霍家老二的死粉,他从一个血气方刚的国民党青年军人,竟然活成一个仙风道骨让人尊重的高僧。”

郝洪军说:“他们是配角,但他们有血有肉,没被标签化。他们在时代的裹挟下,都身陷山崩地裂的境遇,最后没有迷失,又汇入新生活洪流之中。他们和霍家兄弟一样,会铭记苦难,更会感谢命运垂青。同时,他们一路走来,也会深深感悟到,宽恕是让人前行的弥足珍贵的力量。”

郝洪军擅长塑造悬疑,在写作《江河红颜》前,还创作了一部《致命嫌疑》谍战剧。故事讲的是抗战时相识的一对恋人,他们在解放后的南京重逢,但因信仰不同,在新中国成立前为保卫南京,卷入了惊心动魄的暗战之中,也上演一幕悲催的虐恋。郝洪军介绍:“电视剧项目搁浅后,沈阳广播电视台原创基地的朋友把它做成广播剧,没想到在喜马拉雅播出,一夜蹿红,一度位居新品榜榜首。日前,《致命嫌疑》和《我是余欢水》《沉默的真相》等被广电总局评为2020年优秀网络视听作品。”

《江河红颜》和《致命嫌疑》故事发生的时间相近,一个是1948年,一个是1949年,并且故事主线都是从两座城市甫一解放后展开,两个作品中的人物还有交集,有不少读者和听众把《江河红颜》看成是《致命嫌疑》的姊妹篇。

谍战、革命情怀、大家族的牵绊……似乎已经离我们很遥远,但一部好作品依然能吸引当下的年轻人。郝洪军说,他的读者中大部分是年轻人,《致命嫌疑》刚在喜马拉雅平台上线时,每天都收到催更消息。

“那些风云变化的历史事件在我们这个太平年代是没有了,但先烈们为了理想献身的热血依然能让年轻读者共鸣;现在大家族也变得越来越少了,新时代里独生子女们很难去感悟枝繁叶茂的大家庭生活了,所以很多年轻读者说能在我的作品中感受到家族的艰辛与温暖。好的作品是超越时代的,希望我能带给读者更好的感受。”郝洪军说。

pt老虎机-pt老虎机网站-pt老虎机手机客户端-推荐官网